黄昏,街边,小卖部。人,男人,两个男

秘密圈站长  7月前
0

黄昏,街边,小卖部。 人,男人,两个男人,一老一少,隔着柜台伫立着。 “是你?” “是我。” “你来了。” “我来了。” “你不该来。” “我已经来了。” “你毕竟还是来了。” “我毕竟还是来了。” 沉默,良久的沉默。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,对峙着,那夕阳却越发斜了。 “你来干什么?”老者最终打破沉默。 “打酱油。”干脆利落,一字一顿,没有半点迟疑。 老者沉吟少顷,缓缓道:“打多少钱一斤的?” “一块。”依然干脆利落,不带一丝犹豫。 那人的脸色已变了,道:“你知道我这里从不卖一块钱一斤的酱油。” “我只要一块钱一斤的酱油。” “可当真?” “当真!” 卖酱油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,他非常年轻,但是他的眼睛,任何人看了都不会忘记,那是夜一样的宁静,海一般的深邃。 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决非常人,但他也知道,一块钱一斤的酱油,他是决不会卖的。 周围还是那么寂静,死一样的寂静。 夕阳已渐渐要落下去了,他看了看远处的夕阳,觉得说不出的恐惧。 他苦笑道:“你一定要买一块钱一斤的么?” “一定!” “若我不卖给你呢?” “你大可试试!” 沉默,死一样的沉默。 许久,他抬眼望着少年,咬牙道:“好,我就卖你一斤酱油,一块钱,只是你莫要对外人提起!” 他接过少年手中的酱油瓶和一块钱。瓶子是冷的,一如老者的内心;钱币却微微发烫,一如少年的手心。 片刻过后,少年接过了他递回的酱油瓶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 这一仗,他胜了,胜得彻彻底底。少年脸上掠过一丝得意。 卖酱油的人却从背后叫住了他:“你以为你真的胜过我了么?” 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震,脚步已顿。 “很明显,我已经以这么低的价钱打到了酱油。” “不错。” “那我岂非已胜过了你。” “只可惜你算漏了一点。” 少年忽然转过身来,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,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但已经晚了。 卖酱油的人只轻轻一笑,道:“我的酱油本是卖八毛钱一斤的…

回复 0  
游客  现在